蘭渝大動脈架通西部開發快車道

時間:2019-06-12 13:31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瞭望》 點擊: 載入中...
  蘭渝鐵路全線貫通后,鐵路貨運彎道取直,從西北地區南下,可經蘭渝線等直達廣西欽州港和防城港,形成我國西部地區南北向的交通大動脈,實現“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牽手”
  
  西部地區很多省份都是我國對外開放和外向型經濟發展的重要門戶,同時西部地區也是我國脫貧攻堅的主陣地。在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20周年之際,加快完善基礎設施網絡,依然是下一步西部大開發的重點
  
  蘭渝鐵路、隴南機場等西部重大基礎設施現已很難滿足市場需求,實際產出效益超預期。西部地區下一步規劃和建設中,類似大型基礎設施項目,需要從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的長周期來考慮投入產出比
  
  “從基礎設施投資的長期回報率來看,蘭渝鐵路已經盈利了。”
  
  連接我國西北西南的交通大動脈、總長886公里的蘭渝鐵路,已全線通車一年半。據中國鐵路蘭州局集團總調度長王大林介紹,國際上鐵路建設長期回報盈虧標準為客座率不低于70%,“目前,蘭州局集團管內蘭渝線普速列車平均客座率71%,動車平均客座率達到93%。”
  
  近日,《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再走千里蘭渝線,發現昔日交通瓶頸被打破后,沿線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出現立竿見影之變:全線客運火爆“一票難求”,貨運彎道取直大幅增長;“一帶”與“一路”實現牽手,西部地區外向經濟大通道初步構筑;沿線多城市文旅產業煥然新生,帶動地區脫貧加速進入快車道……
  
  “現在回頭看,當初的設計標準還是太低了。”采訪中,鐵路運營主管人士和相關專家紛紛表示,一方面蘭渝鐵路全線通車后的巨大變化,說明推進西部大開發新格局大有可為;另一方面沿線城市對蘭渝鐵路巨大發展助推力量的超強需求,迅速讓蘭渝線客貨運不得不面臨飽和之憂。
  
  相關專家向本刊記者建議,在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良好機遇下,西部地區仍然需要再上馬類似于蘭渝鐵路這樣的基礎設施大項目,“從國家發展戰略的長周期考量,繼續布局一批交通、通信、水利等大工程,彌補西部發展短板實現再突圍,讓西部成為我國經濟發展新的增長極。”
  
  
  
  一列貨車從蘭渝鐵路甘肅隴南境內的漢王特大橋上駛過(2018年9月2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陳斌攝(資料圖片)
  
  蜀道變身西部外向大通道
  
  2017年9月29日,歷經9年攻堅克難后,途經甘陜川渝三省一市的蘭渝鐵路全線通車,在我國西北和西南之間畫出了最近的連線。自此蜀道不再難,坐火車成為沿線民眾最主要的出行方式,許多火車站點更是一票難求。
  
  比如,作為蘭渝線和寶成線的交會地,四川廣元客流量持續上升。廣元車站站長彭紅軍介紹說,“2018年,蘭渝鐵路、西成客專全線開通運營后,廣元地區到發客車對數高達87.5對,全年實現旅客到發1293萬人次,日均到發3.54萬人次,同比分別增長79.1%、78.8%。”
  
  接受記者采訪中,中國鐵路蘭州局集團客票管理所副所長徐瑋解釋說,蘭渝鐵路全線開通后,蘭州至重慶,旅客出行時間由20小時縮減至12小時。隨著客流的激增,蘭州局集團又增開“復興號”動車組,壓縮時長近40%,7小時便可實現通達。甘肅岷縣、宕昌,四川蒼溪、閬中、南部等市縣,都因蘭渝鐵路告別不通火車的歷史。
  
  尤其令人驚喜的是,蘭渝鐵路全線貫通后,鐵路貨運彎道取直,從西北地區南下,可經蘭渝線等直達廣西欽州港和防城港,形成了我國西部地區南北向的交通大動脈,實現“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連接。
  
  按照蘭州局集團貨運部副主任韓立剛測算,經過蘭渝線,蘭州至重慶、成都的鐵路運距分別縮短了610公里和352公里。以蘭州東川到重慶為例,集裝箱每車節約物流成本2206元到2348元。
  
  同時,蘭渝線的開通徹底打破新疆往南方地區運輸能源的交通障礙。“通過站點價格對比,每噸疆煤從新疆運往重慶的價格降幅在15元到35元。運距減少,運費降低,疆煤南下已成為常態。”新疆煤炭交易所副總經理張奎說。
  
  現在,蘭渝鐵路效能全面凸顯,除了貨運提效降費作用顯著發揮,還帶動了沿線農特產品和特色資源走出深山密林。甘肅隴南的橄欖油和花椒、四川蒼溪的獼猴桃、南充的絲綢和桑茶等產品也隨著蘭渝鐵路,走出西部、走向全國乃至世界。
  
  同時,蘭渝鐵路正在構筑西部外向經濟大通道,“渝新歐”國際鐵路聯運班列、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班列,通過蘭渝線北上南下,讓西部地區的電子產品、土特產、化工產品、蔬菜“走出去”,并把東南亞的熱帶水果、冰鮮產品和歐洲的壓縮機等貨物“引進來”,實現了貿易多贏。
  
  
  
  2019年1月8日蘭州至重慶北的D754次“復興號”動車組列車準備從蘭州火車站首發。新華社記者陳斌攝(資料圖片)
  
  西部脫貧加速進入快車道
  
  采訪中,記者欣喜地看到,蘭渝鐵路全線通車,強勁帶動貧困程度深、發展緩慢的沿線城市群加速脫貧。以南充市為例,2018年南充市GDP增速為9.0%,比全省平均水平高出1個百分點,位列四川省第3,是近5年來的最高增速,全市423個貧困村成功退出,7.8萬貧困人口實現脫貧。
  
  同時,穿越六盤山區和秦巴山區兩大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蘭渝鐵路,將甘肅宕昌官鵝溝、四川閬中古城、重慶合川釣魚城等千里美景串聯起來。沿線原生態旅游資源優勢開始顯現,吸引了眾多投資者,讓沿線城市文旅產業煥然新生,帶動地區脫貧和發展。
  
  四川閬中,由于蘭渝鐵路的全線通車,從西部“隱士”,變成了游客爭相打卡的“網紅地”,吸引了總投資近400億元的5個大型文旅項目落地這個縣級市。“如此大的投資項目落戶當地,主要得益于交通的改善。”閬中市發展改革局局長李成說,“作為貧困縣的閬中還于去年順利完成省級評估驗收,摘帽在即。”
  
  蘭渝沿線城市群還實現了接待游客人次和旅游收入的大幅提升。統計顯示,2018年,隴南市、廣元市和南充市接待游客人次分別同比增長17%、11%、20%,旅游收入分別同比增長21%、25%、26%,鄉村旅游帶動脫貧效果明顯。
  
  蘭渝鐵路沿線許多地區,借助于交通物流成本的降低,也開始擺脫物產獨特但困于交通的“富裕的貧困”。“2018年隴南電商實現了營業額翻番增長,超過40億元,帶動了蘋果、花椒、核桃等多產業發展。”隴南市電子商務發展局副局長張雷雨說,“通過‘電商+扶貧’,隴南貧困人口人均增收逐年攀升,2018年人均增收810元。”
  
  “蘭渝鐵路的正向效益不斷輻射,見證西部脫貧加速進入快車道。”蘭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魏麗莉說,“蘭渝鐵路開通后的顯著變化凸顯西部地區發展潛力,在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的時代機遇下,投資西部助推脫貧攻堅、經濟發展大有可為。”
  
  
  
  2019年1月8日一位小朋友從蘭州站乘坐D754次“復興號”動車組列車出行。新華社記者陳斌攝(資料圖片)
  
   “當初的設計標準還是太低了”
  
  “蘭渝鐵路立項至今近20年,建設初期,飽受爭議。很多專家學者認為蘭渝鐵路開通后,會成為‘拉著椅子的專列’。”現在,原蘭渝鐵路公司副總經理蔡碧林告訴本刊記者,開通后,蘭渝鐵路客運、貨運壓力迅速激增,“當初的設計標準已經落后,現在已經很難滿足需求。”
  
  比如,蘭渝鐵路設計標準是客貨共線雙線電氣化國家I級鐵路,設計時速160公里,有條件路段預留時速200公里。目前,蘭渝鐵路已經開跑時速160公里的動力集中型“復興號”動車組列車,已無提速空間。
  
  “受限于我們是普速線路,蘭州到重慶仍需近7小時,無法很好滿足旅客需求,也未能形成高鐵經濟圈。”王大林表示,“由于當初設計標準低,很難進一步優化和調整了。”
  
  在他看來,由于客貨混用等因素,蘭渝鐵路通道貨運能力不足,也限制了西部地區豐富的煤炭、石油等資源對區域外輸出量的進一步提升,“由于客貨共線,在客運緊張的前提下,貨運列車不得不進行適度調整為客運讓路。”
  
  “繼續加大補齊基礎設施短板,能加速脫貧和產業的大發展。”一些專家認為,蘭渝沿線發展提速背后的隱患,暴露了蘭渝鐵路前期設計存在的某些不足,也是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普遍投入不足的集中體現。
  
  采訪中,蘭渝沿線許多干部群眾認為,目前西部地區基礎設施短板主要集中在綜合交通設施和城市基礎設施方面。其中,包括機場、公路、鐵路、水利、電信和電力在內的交通基礎設施欠賬尤為嚴重。
  
  以甘肅為例,甘肅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劉建勛介紹說,目前甘肅省還有30個縣未通高速公路、9.1萬個自然村近2/3沒有實現通暢。尚有甘南、臨夏2個州沒有通鐵路,平涼、臨夏、甘南、隴南、武威、金昌6個市州沒有通高鐵,省會蘭州與隴東地區間無直達便捷的鐵路連通。
  
  “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以來,從縱向來看,西部地區主要的經濟、社會、生態指標都變化很大。從橫向來看,與東南沿海發達地區在諸多方面還存在著差距。”中國人民銀行蘭州中心支行行長張慶昉說,“無論從區域協調發展,還是從全國宏觀發展大局、大生態發展等層面,西部大開發的力度仍需加強。”
  
  “雪中送炭”強化西部投資
  
  “當前,對西部來說,加大投資仍然是‘雪中送炭’。”記者調研發現,加大蘭渝鐵路沿線乃至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投資,目前已經成為各方共識。
  
  首先,沿線干部群眾呼吁蘭渝線客貨運分離,新建一條高速客運線,讓西部地區鐵路客運加速通達,為西部未來發展提速。
  
  其次,在加強鐵路和高速公路等交通主干道建設的同時,建議進一步加大投入完善西部交通“枝節”,以更大釋放西部旅游業的發展潛力。
  
  西北師范大學旅游學院教授把多勛說,西部多省區旅游資源富集度位居全國前列,旅游收入卻處于中下游水平,開發利用明顯不足。他建議完善支線交通路網建設,暢通瓶頸路段,完善景點與車站、機場等交通樞紐之間的交通連接,以提升旅游的可達性,提高西部地區旅游業的吸引力和競爭力。
  
  再次,西部地區國土廣闊,許多城市之間距離遙遠,還需要加大機場等交通樞紐的建設,以形成集鐵路、公路、機場為一體的多層次交通網絡。
  
  以甘肅省隴南機場為例,建設之初,專家認為隴南經濟落后,機場的使用率不會太高,設計目標是到2025年旅客累計發送量突破24萬人次。隴南機場總經理索占軍說,“市場需求比預期火爆太多,運營至今一年,旅客發送量已突破20萬人次。”
  
  最后,在今后西部的基礎設施建設中,要參考蘭渝鐵路的建設和運營經驗,在布局新項目時要考慮長遠、留增量空間。
  
  專家認為,蘭渝鐵路、隴南機場等西部基礎設施的設計預期低,但實際發揮的作用和產生的效益卻令人驚訝。西部地區在下一步規劃和建設中,類似于蘭渝鐵路這樣的重大項目,需要從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的長周期來考慮投入產出比。(采寫記者:任衛東屠國璽張翅李杰)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排球初学者训练计划